站內搜索: 高級搜索    


設為主頁 | 收藏本站 | 聯系我們 |登錄|注冊| RSS     
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“煤改氣”被叫停?晉冀豫陜七成陶企已完成“煤改氣”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
             近日,一則消息在鋪天蓋地地推行“煤改氣”的陶瓷行業中備受關注。5VQ中國城市燃氣協會

  10月11日,中國最高規格能源協調機構——國家能源委員會在北京召開,會議指出:隨著能源結構持續改進,2018年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費比例首次低于60%,創歷史新低。
  會議首次冬季供暖問題列入議題,北方取暖季節即將到來,要切實抓好保暖保供工作,從實際出發,宜電則電、宜氣則氣、宜煤則煤。
  這一舉措被不少人解讀為“煤改氣”被叫停,但實際上這一會議雖然提出“根據我國能源結構特點,科學規劃煤炭開發布局,加快輸煤輸電大通道建設,推動煤炭安全綠色開采和煤電清潔高效發展”,但是會議僅針對北方冬季供暖叫停“煤改氣”一刀切,并未對工業用氣作出明確指示,工業企業“煤改氣”仍在各地推進。
  ↑ 10月11日,國家能源委員會研究進一步落實能源安全新戰略。
  在環保高壓和政府的強力推動下,經歷了近三年的波折和掙扎,以河南、河北、山西、陜西等為主的北方建陶企業“煤改氣”效果明顯。據《陶瓷信息》粗略統計,四省近七成建陶生產線已完成“煤改氣”。
  與此同時,“煤改氣”也引發了建陶企業生產成本的大幅上漲,讓本就岌岌可危的北方建陶行業陷入更加困頓的境地。一些企業難以承受巨大的成本壓力選擇了停線停產,在產的企業也舉步維艱。“煤改氣”,讓北方建陶企業正面臨最為嚴峻的生死考驗。
  近七成陶企完成“煤改氣”
  2017年,生態環境部聯合六省市下發了《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-2018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》,將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城市(即2+26城市)作為重點,全面推行“電代煤、氣代煤”,自此正式揭開了北方建陶企業“煤改氣”的序幕。
  2017年4月,河北省高邑縣要求全縣建陶企業停產進行“煤改氣”,一個月后的5月份,高邑縣26家建陶企業全部完成了煤改天然氣。成為晉冀豫陜四省中首個全部企業完成“煤改氣”的建陶產區。
  同年5月23日,石家莊市人民政府辦公廳下發了《關于石家莊市建陶行業統一推行“煤改氣”的實施意見》明確提出,9月30日之前,高邑、贊皇、行唐三縣34家陶企必須完成天然氣改造。
  事實上,當年除了高邑外,石家莊其他建陶企業并沒有進行“煤改氣”,直至2019年6月底,贊皇建陶企業才完成了“煤改氣”。在此期間,河北永年、沙河等產區部分建陶企業也完成了“煤改氣”。
  由于擁有豐富的煤層氣資源,早在2015年山西陽城就提出要讓所有建陶企業進行煤改煤層氣,2017年陽城建陶工業園區11家企業完成了“煤改氣”改造,但仍面臨氣量不足、管道不暢等問題,直至2018年園區15家建陶企業才全部實現了煤改煤層氣。
  2017年11月,河南鶴壁石林工業集聚區瑞興堡建材、華邦陶瓷、佳鑫陶瓷、金雞山建材等4家建陶企業與天倫燃氣公司簽訂“煤改氣”協議,鶴壁建陶企業“煤改氣”正式啟動。2018年,鶴壁11家建陶企業完成了“煤改氣”。
  2018年2月,生態環境部首次將汾渭平原納入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區域,這也加速了這一區域建陶企業“煤改氣”的步伐。當年,河南洛陽、平頂山,陜西富平、三原等地多數建陶企業完成了“煤改氣”。
  至目前,除個別產區外,晉冀豫陜四省多數產區已經實現了“煤改氣”(包括天然氣、煤層氣、焦化氣等),累計改氣建陶企業近70%。
  成本上漲,陶企舉步維艱
  面對環保重壓,之所以建陶企業仍不愿意進行“煤改氣”,根本原因在于“煤改氣”改造成本高昂、燃料成本也將大幅上升。
  據《陶瓷信息》了解,一條窯爐“煤改氣”,僅改造窯爐燃燒系統、更換噴槍等部件及天然氣配套設施建設,就需一次性投入200至300萬元。
  而改氣后的成本上漲更讓企業難以承受。“總算下來,改氣后我們一條線每月將增加300至400萬的生產成本,每年將增加三、四千萬,這是企業難以承受的。”一陶企黃姓負責人告訴《陶瓷信息》,“這還是目前增加的成本,采暖季氣價一般會上浮20%至30%,增加的成本會更多。”
  同時,北方建陶企業窯爐大多為寬體窯,窯體比較大,用天然氣會造成20%至30%的能源浪費,無形中也將增加企業的生產成本。
  在市場整體低迷的大背景下,大幅的成本上漲,讓眾多建陶企業陷入舉步維艱的境地,一些企業不得不主動選擇停產。
  今年7月,在河北高邑、贊皇“煤改氣”后就曾引起建陶企業大面積停產。“目前高邑仍有20%的企業處于停產狀態,沒能恢復生產。”一知情人說。
  除了高邑外,河南、河北、山西、陜西等完成“煤改氣”的建陶產區也均有企業長期停產。據粗略統計,長期停產的生產線累計超過30條。
  目前在產的企業日子也不好過。“改氣后,我們每片800×800mm的磚成本就上漲了1.5元,不但沒有利潤,還要賠錢。”河北一陶企負責人告訴《陶瓷信息》。
  據相關人士介紹,目前北方已經改氣的建陶企業只有一少部分在盈利,大部分企業都是零利潤甚至負利潤。
  讓用氣企業揪心的是,在產品同質化的情況下,成本上漲磚價卻難以上漲。周邊用煤企業以低價促銷沖擊市場,眼睜睜地看著客戶被搶走,卻絲毫沒有辦法。
  “煤改氣”區域不同步更加劇了產區之間的競爭。2018年,河北高邑陶瓷企業多次集體到河北省政府、石家莊市政府門前,跪求區域內所有陶企用氣用煤統一。“不是實在沒辦法生存,我們也不會下跪。”高邑一陶瓷企業負責人表示,“我們用氣周邊企業用煤,根本沒辦法與別人競爭。”
  可事實上,由于各地情況不同,即便是省內做到了統一,全國也很難同步。
  曾因“煤改氣”后成本暴漲不得不停產的陶瓷生產線。
  未來仍面臨諸多隱患
  從中央及各省對于產業政策、能源置換的方向來看,建陶企業“煤改氣”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發展趨勢。但是也要認識到,如此大面積的“煤改氣”,也將使建陶企業未來發展面臨更多的隱患。
  其中,最為重要的是,天然氣能否穩定足量供應。我國富煤少油缺氣,天然氣主要依賴進口,用氣量猛增更加劇了原本就不平衡的供需矛盾。根據有關部門預測,僅“2+26”城市每年就新增天然氣需求52億立方米,供暖季全國天然氣供應總缺口超過百億立方米,如此大的缺口很難在短期內有效解決。
  2017年冬季,北方多省一哄而上推進“煤改氣”,引發了北方有史以來最為嚴重的“氣荒”。液化天然氣價格一路飆升至9400元/噸,上漲幅度達到120%以上,創下國內天然氣價格的歷史新高。當年,已經完成“煤改氣”的高邑26家陶瓷企業因為無氣可用而被迫全面停產。
  特別是馬上又要進入采暖季,在各地天然氣優先保障民用的政策下,建陶企業的用氣能否保證供應。河南一建陶企業負責人表示,既要保證有氣可用,又要保證企業用得起。如果企業投入大量資金進行“煤改氣”,采暖季仍缺氣不能生產,那企業將遭遇更大的損失。
  另外,近三年,由于各省“煤改氣”政策各異,且推進不同步,讓北方建陶企業的客戶、管理技術人員等大量流失。如果短期內仍難以做到政策上的基本公平,北方建陶企業的經營風險將進一步加大,未來發展也將遭受嚴重影響。
  盡管深陷困境,北方建陶企業仍在積極自救。一方面,強化企業內部管理,減少不必要的支出,壓縮企業運營成本;另一方面,加大新產品的研發,推出了更有市場競爭力的大板、中板等產品,走高附加值、品牌化路線,提高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和企業的盈利能力。
  但毋庸置疑的是,“煤改氣”必然會加速北方建陶企業的優勝劣汰,仍生產普通產品、走低檔路線的建陶企業,以后將很難有生存的空間。
  “對于北方建陶企業來說,以后注定是產品品質的競爭,誰的產品質量差,誰就會先倒下去。”高邑陶瓷協會會長暴記中說,“那些為了壓減成本而無底線降低產品品質的企業,必然會被淘汰。”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        來源:陶瓷信息
  上一篇:河北定州市完成氣代煤掛表33589戶  下一篇:山東濟南儲量最大液化天然氣調峰站調試
  • 政府部門
  • 地方燃氣協會
  • 燃氣集團公司
  • 相關網站
  • 常用服務
中原风采22选5走势图